是個話嘮x希望可以換畫風的智障畫手
最近沉迷凹凸/想當文手然而tan90°
放飛自我的台灣人(O

【贤治x你】鞍挂岭的雪

七分之三个意子:

  很久以前白茶的点文,艾特竟然找不到,于是我直接私戳好了。
  说好是放牛小日常结果变成了这样的,讲的是贤治即将离开村子到横滨之际分别的那里,ooc请指出。
  说是乙女向不如说是友情向,小孩子之间彼此都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心意闹别扭这样的。
  女主有名字,叫国三,源于和白茶一个奇怪的误会////
  用了些三次的设定,以及宫泽贤治诗集里的句子或是梗。
↓↓↓↓↓↓↓↓↓
 


1.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晚,这于日日看着冬日的天空盼望雪来的你和宫泽贤治,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新雪才刚刚落下,你们两人便迫不及待穿上棉袄满村瞎跑。霰雪湿淋淋地顺着参差的瓦缝点点滴落,你和他拿着青色莼菜花纹的碗在院子里盛雪。
  宫泽贤治用手捻起一撮雪放进嘴里细细品着,一脸满足地笑着。你也学着他的样子尝起雪来,却又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呐,贤治,一会我们去鞍挂岭玩好了。”
  “诶,真的吗!”
  “干嘛这样问我啊,最喜欢那里的不是你吗?”
  宫泽贤治又捻起一小撮雪放入口中,转头对你笑着。
  “只是没想到国三你还记得呢,我超——开心的哦!”


2.
  黄昏落日的余晖下的鞍挂岭显得格外凄清,冬日惨淡的阳光透过厚实的云层洒下来,笼罩在走在山间小路上的你与宫泽贤治身上。
  今日多云,纵使夜色四合,厚实的云层却本铺满了夜空,看不到宫泽贤治最爱的夜间的银河与星空了。
  并不在意这些的你耸耸肩看向宫泽贤治,而他则是有些失望地撇着嘴看向远处的山峦。宫泽贤治抿了抿唇,转头看向你,脸上又扬起笑容。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收到了来自横滨的,嗯……好像是叫作武装侦探社的邀请信,对方很真诚地邀请我去横滨要哦。国三你可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呢。”
  对于他口中好消息的期待顿时落空,你非但没有半点为他开心的心情,反而感到胸口仿佛骤然被抓紧,很是不舒服。
  你沉默着不答话,随即想到了这很有可能与他的天生怪力有关。虽说你和伊哈特村的每个人都一样,早已习惯了宫泽贤治的怪力。然而你也一直深知他与你、与你们都不一样,而你却也从未想过这样的不同最后竟成了分别你们的理由。
  你想问他是不是要离开、你想说些反对的话、你想好歹说些什么,可你只是颤了颤嘴唇,没能说出任何话语。
  宫泽贤治丝毫没有察觉到你突然间低落的心情一样,又眯眼笑着补充道:“可能很快就要走,不过只要有空我就会回来的哦。毕竟牛还没有生产,而且妹妹最近身体很弱,还会想大家呢。”
  他的眉目弯弯像是弦月那样,金黄的短发、恬静的笑容,脸颊上的雀斑总会让你想到和煦阳光下盛开的葵花。
  在他的眼里只有牛和妹妹和大家,而你成了“大家”中的一人,这让你说不出原因地很不高兴。
  过去和他度过的每一天里他的笑容突然悉数闪过眼前,你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升温,心跳也加速了不少。
  你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对于眼前这个少年早已有着某些别样的情愫了。习惯于他像哥哥一样的温柔,习惯于有他在身边度过的每一天,习惯于他作为你生活的一部分了。就是这种习惯,这种该死的对于他的习惯让你觉得眼眶开始湿润。
  你趁宫泽贤治在研究脚下一株模样奇怪的野草,连忙抬手狠狠抹掉了眼泪,转而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那你就去好了。不过我事先可说好,我才不会去送你呢。”


3.
  回家的途中你赌气始终走在宫泽贤治地前面。狭窄的夜间的田埂上只有走在你身后不远处的宫泽贤治手中提着的灯笼放出光芒,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好可以照亮你的前路。
  不知什么时候起的大风早将夜空吹得干干净净,只是低头走着的你们都没有去理会头顶的星辰与银河。
  你能感受到身后的少年依然轻快的脚步。你心里想着自己此刻的心情对方定是不能理解的,不悦与委屈使你又加快了些脚步。
  你感受到身后的鞍挂岭离你越来越远,你想自己以后一定是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走在后面的宫泽贤治并未向你所想象的那般轻松,而是始终微皱着眉头。他想追上去向你说些什么,却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或是应该说什么。
  他感受到身后的鞍挂岭离自己越来越远,有什么东西也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将始终停留在你背上的目光转向夜空,随即眯眼笑了。
  “国三,看星星!”
  你回过头,鞍挂岭头上的银河与他映在你的眼里。万千星子们好像是含着笑意的眼睛,而却在他的笑脸下并无什么惊艳了。
  刚才还在胸口堵着的什么东西顿时消失了,在他的笑容下,你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肩膀开始颤抖,你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出来。
  “贤治真是太差劲了!”
  扔下这句话,你逃也似地飞快转身独自跑回村子。
  看着跑远的你,宫泽贤治眨了眨眼坐在田埂上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夜空的澄明让他放松下来,对着每一颗星星微笑。
  “明明无论什么时候,国三都像星星一样一直在我身边呢。”
   
4.
  ·白昼的鸟在狂野啼鸣,野蓟变化为青棘。阴云笼罩的天空一片石青色,狂风席卷路边的野草飞向远方。
  “贤治!再不走天黑之前可到不了横滨了哦!”
  “大叔,再等一会吧,拜托了!”
  那夜之后你赌气再没有理宫泽贤治,村里人给宫泽贤治办的送别宴你也没去参加,依然闹着别扭一个人拉严窗帘坐在黑暗之中。
  少年人的心思啊,为什么那么难说出口呢?就连挽留的话语,都沉默成别扭。
  后来你一个人去了远处的鞍挂岭。鞍挂岭的山脚是一大片白头翁草地,这是宫泽贤治最喜欢的地方。
  如果是送别的话,送他最喜欢的白头翁花不是最好了吗?
  ……
  此时应是黄昏时分,只是阴云满布的天空就连落日的余晖也无法穿透。宫泽贤治看着远方的笼罩在云雾中的鞍挂岭,揉揉头发回头想要登上马车。
  “怎么?不等那小丫头送别了?”
  “她估计是不会来了吧。”
  “这次去城里估计就不怎么回来了吧?有什么话要我转达给她吗?”
  宫泽贤治低头想了很久,数着手指像是在准备着交代不完的话。可当他酝酿好话语再次抬头看到被云雾笼罩不见踪影的鞍挂岭后,却只是向着面前的大叔露出个大大的微笑。
  “嗯,没有什么呢。”
  少年人的心思可不就是这么难说出口,就连最后的告别成了沉默。
  宫泽贤治再次转向伊哈特伯村的方向,将背上的帽子拉起戴上。
  “·我先说一声,那就告辞了吧。”
  
5.
  捧着满怀白头翁花的你踩着满是泥渍的布鞋在狭窄的田埂上奔跑着,身后是向你紧追而来的乌云与春雨。
  ·呼唤那个名字无数遍,在风中反反复复却又完全无法传达。
  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田野上,伴随着加紧的脚步和一路散落的白头翁花,你的眼里只剩下了蔓延通向远处公路的田埂。
  泥土路边还有马车车辙的痕迹,你看向冷清的公路,扔下怀里的花儿们追了上去。
  ·夜色的湿气与风寂寞混淆,沿路的野花正猛烈地寒颤不休。一路的奔跑,几乎要精疲力尽却也不曾停止的脚步。远处出现了熟悉的少年的身影,他坐在马车上抬头看着天空。
  “贤治,鞍挂岭一直都在!”
  不知他是否听到,只是自己再没有奔跑的力气,停下来走了几步后直接瘫倒在地上。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喊出这句话的含义,只是觉得莫名地如释重负。
  马蹄声渐渐远去,你喘着粗气躺在路边。身后的春雨终于追上了你,倾泻下来的冰凉打在身上却又格外舒服。
  “鞍挂岭和我,都会一直等你回来。”
  远处的鞍挂岭笼罩在云雾之中,却依然美丽不减。你从未觉得那座普普通通的山、那座宫泽贤治最爱的山竟是如此美丽。


6.
  你做了个梦,梦里你与宫泽贤治一起乘上了通往银河的列车。
  星辰与他都触手可及,这时你想,有些话应该说出口了吧?


————————————————


  打点的是直接引用的句子,用的梗主要就是鞍挂岭了:“唯一可以寄托的,只有鞍挂岭的雪。”
  一个月没更新,感谢把我粉到400的妹子以及仍然关注喜欢我的妹子٩( 'ω' )و
  tag从简,我怕。

评论
热度(31)
  1. 鯊魚糊七分之三个意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鯊魚糊 | Powered by LOFTER